Abba’s World:從日本到香港——再思團契意義 (482期)

整理及撮寫
Mei 樹仁學生

回應
Leo 中大學生,溫鎔欣 助理編輯


受疫情影響,日本大專基督徒學生團契(KGK)改以網上形式進行活動。慶幸由十月初起,當地感染人數減少,KGK逐漸恢復實體團契。我們近日訪問了幾位KGK的學生,了解疫情對他們的影響:
 
當地學生指,早在疫情以前,學生要照顧好自己的信仰已經十分困難,難以向人傳福音,加上日本社會的文化影響,假如是在較封閉的地方(如農村),基督教就難以得到人們理解、接受。
 
其中一個受訪者Honoka認為人們過份忙於學業、兼職、甚至教會的工作,無暇親近神,及關心身邊的親朋。至於團友亦只在祈禱會見面時交談,私下卻沒有建立關係,彼此了解不足,不論與神或人的關係都感到疏離。
 
而疫症爆發讓這情況變得更糟。學生Moto稱疫情使團友無法面對面相交,網上溝通變得零散,尤其是邀請未信者加入團契時,她非常擔心大家不能投入其中。當一切都變為網上形式,團友便難以覺察哪些人正處於信仰低潮,變得更難照顧他們,很多學生在疫症後也因此離開了KGK或教會。也許這不僅是在日本發生,而世界各地也面對同樣情況。
 
不過,疫症也有為校園團契帶來好的影響。學生Yuka認為,疫情迫使他們反思崇拜和往日敬拜的態度,而網上團契則使他們能夠與居外的朋友分享和祈禱,打破距離限制。
 
儘管如此,KGK的學生仍在各種限制下懇切向上帝祈禱,並思考他們可以用神所賜的恩賜做什麼,讓團契得以持久。


回應

在香港,我們也面對類似的情況。作為學生,我們總是被很多事物霸佔時間,難以把目光放在上帝,校園團契對不少人而言只是行禮如儀,團友之間只是在活動中交談,並沒有真正建立關係。疫情直接揭露了這點,讓每個人都可以躲在電腦後面,不用開口,更遑論向人傳福音。
 
這種疏離感也許是因為我們總是習慣獨自努力,渴望以高效率服事別人、維繫團契。在校園團契,我們要與身邊的團友相處,互相關心,又要參與服事、向人傳福音等,然而這些都不應該被看為要完成的任務,因爲團契裡真正重要的不是「事」,而是「道」。「惟有祂親自作為人與人之間的中保,成為人的和睦,否則人無從到弟兄那裡⋯⋯我們要讓『道』釋放我們,學習去切實相愛」1。藉著基督,我們每個人才能真實地與道相遇,被道更新,進至成為真正的團契。
 
面對變幻莫測的環境,也許一個疫症便讓校園團契出現危機,但願我們時刻謹記團契的核心是主。在傳福音和完成校園團契的各項任務以先,盼望我們能像以馬忤斯的門徒,真正地與主相遇,內心能變得火熱起來,為主作工、向人述說福音。團契要做的事情總可以有很多,但真正重要的是上帝,唯有在祂裡面我們才能成為真正的團契,以致我們能自然地向人傳福音。


下載 FES通訊 482期 (PDF)

本期文章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