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再續前緣的校園使命──義務同工訪談 (481期)

Tommy
前大專團契團長;做緊媽劇停;鍾意打波,睇動漫,近期最鍾意嘅漫畫係jojo;某九龍區名校義務同工


日常工作忙碌,有一班人竟選擇在放工後,仍穿梭不同大專校園,持續服侍大專生?是什麼驅使他們成為義務同工,甘願延續校園使命?

 

你當初如何與FES結緣?

其實我 Year 1 加入校園團契時,並不清楚 FES 是什麼,還以為同工是學校老師。後來我在籌辦 Sem Break Camp 時,更多認識同工,被他的意見所啟發。及後我逐漸參與更多 FES 查經組及營會,更是大開眼界,接觸到不少未曾在教會聽聞的信仰教導。最深刻的經歷要數到 Mission Camp,一連五天被困在校園「禁室培靈」,聆聽不同議題的信仰整合與反思,實在非常「貼地」與多元。我便是被FES這個信仰思考群體所吸引,而繼續投入其中。

 

你自稱不算熱心參與 FES,為何最終答允成為義務同工呢?

成為義務同工,要談到我脫離學生身分後的新階段。畢業後,我要開始習慣上班的生活,與以前的校園生活截然不同。在學時,我會積極參與不同活動,又成為團契職員,但不知怎的,踏入職場後就失去了這份動力,更失去了緊密的團契生活。雖然我仍有閱讀各種信仰書籍,但自己則想尋求一個可以深度分享信仰的群體。因此,我答允成為義務同工,就是希望與人重新連結,共同思考信仰,並分享自己的信仰體會,特別是為同學們提供多一重職場的視角去理解信仰,皆因進入職場才能真正考驗信仰的真偽。

 

你承擔了兩年的義務同工服侍,有什麼深刻的體會可與我們分享?

礙於工作關係,義務同工未必能如全職同工般,有空間與學生建立關係,亦未能全身參與他們的活動,因此要進到他們的群體當中並不容易。我們唯有等待時機,如抽空參與營會,真正與在他們同在,才能拉近與同學的距離。同時,我更深體會到何謂學生主導,例如你想向同學提供協助,亦要視乎他們是否願意接受。當同學將你視為同工或「長輩」,彷彿賦予你既定的責任,自己更要學習如何善用同工身分牧養。這些都是「邊學邊做」,如有學生向自己求助,其實當刻也不懂如何處理,只能故作鎮定,待事件平息,才發覺原來自己都能發揮義務同工的價值。

 

是什麼驅使你想繼續擔當義務同工?是愛,還是責任?

其實義務同工不受薪,又不會承受同工施加的壓力,真是隨時可以不參與。但我選擇繼續服侍的原因,一來是覺得自己假若想真正與學生群體連結,則起碼要花幾年時間與他們相處,才能真正與他們同行,不然只是水過鴨背。二來自己希望重拾大學時的青春,特別在職場打滾後,更渴望回憶當年在校園團契「家」的感覺。

 

最後有什麼想對同學說?

大家都明白當下的社會變化如何,校園團契未必再像以往安舒地繼續做自己想做的事,同學們都要共同認清眼前處境。雖然面對可能的打壓或挑戰,但不妨視為契機,尋求重新上路之途。大家「唔好死」!


下載 FES通訊 481期 (PDF)

本期文章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