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前線:斷裂的征途——大專部實習計劃學生分享 (481期)

謝建邦 大專部幹事
tserony@fes.org.hk

聚散的盛夏,有同學選擇留下,接受現實、信仰的衝擊,探問生命、使命的意義。為何還要實踐使命?讓我們聽聽幾位同學的真摰分享。


生命割裂的重與輕


我進入了天主教群體和認識了一些無神論的朋友後,便決定參與涼水計劃,以行動進入人群當中,繼續擴闊自己的信仰。在神裡面堅持尋找的人,往往就像做夢的人,看見自己內在許多矛盾,感受到自己臉上的眼淚,就是這樣,觀看神為我們,正在,行大事。

在基督教關懷無家者協會實習,讓我明瞭一同生活的美好。「一同生活」打破了信仰的界限,當我嘗試進入他們的生活,我的存在對他們而言是一種「今在」的形式。在他們眼中,我確實在他們面前,我正走向他身邊,望著他的眼睛……但我亦有一種割裂的感受。聽到許多老友記的回應,真正感受到他們的「生命之重」:完完全全貼近地面和現實的痛苦,「神的帳幕在人間」與他們現實的處境瞬間失去了連結。而這內在撕裂的狀態,是人處於生命最實在的位置,甚至我稱之為實在的高峰,不再是停留面對自己生命的虛無,更是在神裡得著承載生命的輕和重的能力。

這樣的矛盾情感驅使我帶著愛以行動回應老友記,同時帶著對愛的質疑:「神!你在我們中間嗎?」事情怎麼會這樣?!我厭惡自己內在的質疑,但那讓我們感受何為生活的真實!就像一位老友記激動地向我說:「感謝主!感謝你!真是很感謝你來與我聊天!」,猶如昔日撒該聽到耶穌對他說話的喜悅。

壓迫下的金魚
2021請給我一杯涼水─—關懷弱勢群體實習計劃參加者


被敲碎的信仰旅途


還記得自己實習前的雀躍,為著終於有機會認識信仰的同路人,找回信仰核心的期待,終可認真地思索基督教與人之需要的空間。實習過後,我卻沈澱許久,心中肯定信仰是更徹底地碎了,也確實是在個「空•間」醞釀了許多還在浮遊的thinking bubbles出來。可以肯定的是,當時的雀躍,長成了更成熟又複雜的情感。

也許自己還在擴闊眼界,或是實習的密集式衝擊太瘋狂。我之前笑說自己每次從長利大廈出去,又是另一個世界,或是我又變了另一個人。但不得不感謝這空間的存在,容許各種對基督教與福音的詮釋,就算不停碰撞又生不下結論,還是往交織得更豐富多彩的路走去。處身所謂的「空•間」,見證著不同的信仰角度,最後不是實在地袋住了什麼,而是持續的孕育與催化。例如宏觀地看見基督教在這地的歷史發展,其中的運動與變化,及至今天所經歷的是果,又還未是果。我們到底正站於怎樣的時空中呢?見證著拆毀與重建的歷程,心中不期然萌生出一種「是時候碎了」的堅定。

在這空間裡,沒有牧師、傳道人、沒有答案、沒有自我審查,我反成了重新審視信仰的一人。我雖早已聽過「一人一信仰」,但當此概念於無數討論中呈現時,便不由得再次拆毀、再思、重構,又見證信仰如何使各人回應生命中最獨特的掙扎。當過程重複發生,這次實習就不再是得到什麼,而是生出一股推動力,以及更紮實的意志,在無形的信仰旅途上,繼續尋索。

Emily
2021學生福音使命實習參加者


無名的文字傳道者

一天早晨,我從睡夢中醒來,發現自己變成了文字實習生。在惺忪朦朧之間,只見出版社一片寧靜,靜得過動兒會立即罹患抑鬱症。偶而,興奮和怨懟會劃破寧靜的空間。同工像孩子般捧著心肝的設計到處分享,年齡無礙赤子之心;編輯部雖默默無聲卻心中火熱,惟有拖稿打破沉默。出版工作又豈止於設計和編輯,諸如聯繫、發行、門市、宣傳同樣編織纏繞,方能編織出綺麗的繩結。

多方牽引才造就書籍,然而被記著的名字往往只有作者和書名。牽線的同儕默默無名,不求聞達於世。無論一般出版或是基督教出版,必有其文化使命,否則人們不會獻身於夕陽行業。既無名又無利,基督教出版更像是行將就木。但望見信徒被譏為「耶L」,仍自覺清高,令人差一點想替他們報失神所造的腦袋。基督教出版苦苦堅持,就是為了幫信徒換腦,換成一個能夠看見豐富信仰的腦袋。

換腦工程單憑勇氣不足以成事,還需要智慧跨過種種難關。「電子化」與「閱讀風氣」是書籍的長期敵人,但書籍仍未告敗北,因為其他媒介仍未可取代其完整論述的功能。過後,如何在急速節奏的社會中生還,將決定夕陽行業的生死。時代帶來不同新挑戰,尤其在華語社會,基督教書籍面臨別具特色的挑戰。說到底,書籍被閱讀,一切才有意義。見字讀書!

Billy
2021文字 / 多媒體實習計劃參加者


無名、碎片、割裂,是時代的特徵,也是生命的本相。無法承受的輕與重,唯有在上主裡得安穩。願我們都與同學們共同前行。


下載 FES通訊 481期 (PDF)

本期文章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