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1期 – 專題文章:道成網民——社交媒體事工的瞻前顧後

盧家輝 團契部主任
foxlohk@fes.org.hk


「你哋啲嘢好正,但冇乜人知喎∼」不少人曾如此評論FES事工。這反映我們事工接觸面出了什麼狀況?事工有質素但接觸量低,對整體學生福音運動推進影響如何?要堅持只有實體聚會才是王道嗎?應當如何運用涵蓋一切的社交媒體拓寬事工接觸面?

 

但「媒介就是訊息」(傳播學大師麥克魯漢 Marshall McLuhan 如此說),那麼原本透過實體文本(例如紙本書籍、單張及通訊)承載的信息,可直接「移民」至社交網絡媒體嗎?信息進入社交媒體後,會出現怎樣的變化?信息以及傳遞模式需要怎樣的轉變,才能有效地傳遞至受眾?

 

於我們群體特質而言,提問或許是容易的。但回答上述問題卻需身體力行的trial and error。與其在象牙塔裡思考,不如放下身段「試當真」¹。以大專部為例,2015年9月,我們在 Facebook 開始《大專基督徒日報》專頁,雖然遲了,但總比缺席好,也算讓團隊吸收一些成功和失敗經驗。

 

然而社交媒體更替急速,當 Serrini 的《油尖旺金毛玲》歌詞中那「靠Facebook 抒發感情才是意義」的一代正「老去」,千禧世代的數碼土著(digital natives²)就成為校園的大多數。大專部亦在2017年7月開設Instagram(Ig)帳戶,作為數碼移民(digital immigrants³)的同工團隊也努力地嘗試用Ig。

 

2020年的疫情急速發展催化機構重視社交媒體運用,使命承擔營(Mission Camp)亦因應疫情而轉型為部份線上模式的使命會議(Mission Conference)。我們嘗試混合使用網上會議軟件、社交媒體,以及實體小組這「線上—線下」(online-offline)交替模式,舉辦一個達百多二百人的營會。汲取了這次經驗,大專部其後運用類似模式,舉辦了口碑很好的讀經營。

 

機緣巧合下,我這中年人在胡亂使用 Ig 情況下,認識了一群參與「基督教文化運動」(Delta Movement)的年輕 KOL。由於大家想喚起年輕人對神學的興趣,希望建立一個屬於年輕人自己的信仰分享平台,於2021年1月開始「神學二打六」線上直播節目。

 

近日大量香港學生移民或離港升學,社交媒體事工的發展似是不歸路。我們未來將繼續努力運用社交媒體進行直播,結合其他線上會議軟件、預製的視聽培訓材料及其他數碼材料,配合實體聚會,盼能服事流散全球的廣東話學生及畢業生群體。

 
 

1 這是個很受年輕人歡迎的YouTube Channel名字,其英文名稱就是Trial & Error
2 更多資料可見https://en.wikipedia.org/wiki/Digital_native(編按:數碼土著是指從小便在電子產品、互聯網包圍的環境長大的一代)。
3 編按:與數碼土著相反,數碼移民是指長大後才接觸電子產品及互聯網的一代。


下載 FES通訊 481期 (PDF)

本期文章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