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科與信仰:以信心踏上學術之路——莫碧琪教授訪談 (480期)

受訪者 莫碧琪教授 香港中文大學語言學及現代語言系教授,主要研究領域為實驗語音學


你是如何踏上學術之路?

我的學術之路明顯是由神帶領的,我的本科是中文系,然後到英國攻讀碩士(Master),及後遇到車禍,慶幸無事。當時我已經拿到讀博士的資格,但沒有錢,便先回到香港。但神清晰地回應了我,給了我多項獎學金。其後,我完成博士課程便回來香港,剛巧中文大學語言學系需要聘請老師,天時地利人和,就使我能夠走上這條路。

這實在值得感恩,但學術路上主張靠人的努力,不容許懶惰,你剛才提及的信仰經歷卻是主張倚靠神,由主帶領。你是怎樣在追求學術時仍然依靠神?

這其實講求信心,學術路上很多事情都需要努力,努力亦是必需的,但這只是其中一個因素。例如:審閱者是誰、他們是否熟悉這個範疇等等。這些因素都是我們沒有辦法控制,只能等候神的帶領。

我曾經試過有一份計劃書獲得不少正面建議,我下一年按照他們的意見修改,心想必會成功申請到資助,豈料一位不熟悉我研究領域的審閱者,竟令計劃不能通過,這些都是我不能控制的。

除了這些經歷,學科與信仰結合時,語言學與信仰之間會出現共融和衝突嗎?

語言學和信仰均有共通之處,例如:人類是上帝創造的傑作,是萬物之靈;語言學則強調語言溝通是人類獨有的,動物界沒有語言。而語言學和信仰的直接衝突不多,但整體學術界背後是基於進化論,這便與基督教強調上帝創造的主權與價值相違背。例如:聖經中的巴別塔事件是語言複雜性的起源,神把人分散在各地,說著不同的語言。進化論則認為最早的口語可能是來自非洲,當地少數語言現在仍保留著「嘖音」(Clicks)的特性,有些學者認為當初人類離開非洲時,他們的語言已失卻了這種特點,所以世界上其他的語言便沒有嘖音。

Peggy畢業於於香港中文大學,在學期間活躍於中大團契

這種衝突在學術界也算常見?你會如何處理?

其實這種衝突偶有出現,但進化論在學術界佔有權威,如果你提及一些不符合進化論的東西,別人或許會覺得你是異類。我認為首先要做好自己的研究(這是我們的本份),不但能讓更多人認識你,更讓別人不會輕易因為你的信仰而小看你,不會因為你有信仰而覺得你低人一等。我們亦需要勇氣,自然地表達出自己的信仰,不以福音為恥。

你如何為主在學術或學科上作見證?

除了在學術方面進深,我亦特別重視與學生的交流。我與研究生的關係很密切,甚至視他們像我的子侄一樣。我希望不單是盡責地帶領他走這學術之路,發展自己的研究興趣,並希望他們的生命能好好成長。

最近我陪伴了一位過去的外籍學生經歷一個生命的轉變。那位學生,當年因某些原因未能完成博士學位,只留在大學裡面擔任職員。其後我不住想起他,聖靈催逼我勸他去找其他的工作。其後,他找到一間中學需要聘請老師,而那份工作好像為他度身訂做的,是神意想不到的帶領,我更有幸見證和陪伴他經過。神讓我不但關心和指導學生的學術發展,更能陪伴他們的生命成長。

Peggy大學時曾參與新加坡東亞區宣教會議(EARC)

學術之路並不容易,但這道路是神一步一步指引莫琪(Peggy)教授走上的。或者就像以斯帖那樣,這是神為她安排的皇后的位份,叫她不但在學術上榮耀主,更是以主的使者這個身份去陪伴每一位學生、研究生。


下載 FES通訊 480期 (PDF)

本期文章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