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a’s World:愛鄰如己——冰冷中主動抗不公、行主愛 (478期)

翻譯
Mei、Gigi

回應
Leo、Harris


我們雖然對「自殺」這個詞語不陌生,但卻未能直接面對。去年,「世界學生日」的主題是衝破大學校園,挑戰學生細察社會問題。麗貝卡和一群斯里蘭卡大學團契的學生嘗試研究國內的自殺問題。透過牧者的網絡,他們列出要訪談的村莊清單,並在自殺問題最嚴重的地方搜集資料,希望藉此帶來改變。

他們本以為自殺的大多是年輕人,但跟村民了解後,發現大部分的受害者是介乎25至35歲之間的已婚婦女,且多數是因經濟問題而陷入絕望的務農者。於是,一眾學生在每個村莊都展開運動——建議參加者與信任的人分享,並鼓勵參加者通過教育提升職業前景,當中學生們更分享了上帝的憐憫和禱告的力量。此計劃得到不少迴響和支持。

受「世界學生日」啟發的一個簡單意念最後為社會帶來了影響。麗貝卡說:「我們學會如何為未來的社會做更多的事情,如何在發現和處理社會問題時揭示上帝,以及如何以基督徒的身份幫助社會。」在面對不公時,我們必須將注意力從自身轉移到別人的問題上。麗貝卡亦提醒學生,讓上帝對他們的愛成為行動的動力。

請環顧四周,找出問題所在;與其等待別人行動,不如先用自己的聲音創造改變!


回應

近年來,香港學生熱切參與社運,年輕人不乏關注公共議題的意識。其中,香港的自殺問題非一日之寒,疫情為帶來新變項,且從顯著上升的自殺數字可見一斑。因着失業、前途、和家庭張力,不少人選擇結束生命。最為轟動的有三孩之母不敵壓力,情緒崩潰下企圖勒死親兒後上吊自殺,實在令人惋惜。

一般來說,同行和聆聽,對於醫治破損的心靈助益不少。但在2021年齊心抗疫的新常態下,限聚令、禁堂食令等曠日持久的措施,窒礙人與人的溝通,人們有苦卻無處訴。面對經濟蕭條,有人縱使生活感壓力亦不想與人分享,生怕為他人徒添重擔。在基督徒群體中,視像鏡頭前的團契——對着冷冰冰的螢幕丶不能重疊發言等,比起以往面對面的相交,未免黯然失色,也削弱了部份信徒打開心窗的意欲。人與人之間因此隔離、疏遠,慢慢築起有形無形的隔膜。這一切令開展聆聽的工作變得困難。

故在虛心聆聽之先,需要重開溝通大門。很多徘徊情緒崩潰邊緣的人,看來總是沒有大異樣的,主動接觸和締造對話機會因而變得重要。筆者近日亦不疲於以短訊關心朋友的近況,恆常聯絡是因著緊彼此關係。主動打開話匣子,伴隨一聲簡單問候打氣(疫市中二人午餐更妙),聆聽、同行才緊接而來

疫情的陰霾下,容讓我們有智慧去觀察、關心身旁的人;在離地的防疫法令之間靈巧如蛇,在有限的環境中踏出第一步,因為此乃聆聽同行的基礎。若忽視了溝通的主動性,別人的聲音則更難被聆聽。期盼我們學像基督的樣式,主動走進有需要的一群,守望同行。

原文DEEP ENGAGEMENT FOR SOCIAL CHANGE: How students are addressing suicide in Sri Lanka轉載自國際學生福音團契(IFES)2020年6月18日IFES CONEXIÓN (https://ifesworld.org/en/blog/deep-engagement-for-social-change/),得IFES同意轉載,謹此致謝。詳情請瀏覽IFES網頁https://ifesworld.org/en/blog/


下載 FES通訊 478期 (PDF)

本期文章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