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科與信仰:我仍是一個學生——何偉業博士訪談 (478期)

受訪者 何偉業博士 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主要研究領域為伊斯蘭研究


  • 你是如何踏上學術之路?

在大學從事教研工作,深信是神把我放在這位置,我只是被祂呼召和差遣。我在中學階段已開始參與FES,曾想過讀神學,直至1999年報讀博士,神逐漸讓我知道祂要我關注的是伊斯蘭研究。那時,不少人覺得這門科目「冷門」,家人不明所以,甚至我的論文指導老師警告我這學科「揾唔到食」,直到911事件發生,人們才開始關注伊斯蘭。

  • 信仰怎樣影響你,使你認定伊斯蘭研究就是你當走的那條路?

90年代初前南斯拉夫瓦解,塞爾維亞和波斯尼亞發生種族衝突,當時我聽到穆斯林遭到種族清洗,感到相當悲哀,同時隱隱覺得這兩個宗教群體之間的問題遲早會來到亞洲。我意識要作準備,避免悲劇在亞洲重演。經禱告等候、得屬靈長者的勸勉鼓勵下,我認定作為一位基督徒專注伊斯蘭研究的重要性。

  • 你會怎樣形容自己在其中的角色?

伊斯蘭研究牽涉博大精深的宗教和文明歷史,我心態有點像施洗約翰,希望在學術上做到一點拓荒的工夫就好,移除路上的雜物,要使道路暢通一點。深知這浩瀚的研究領域,不可能在一代人完成,但總要有人開始,我希望將「撞板」和可取的經驗給後學者作參考,相信對以後基督徒學者從事伊斯蘭研究、穆斯林和基督徒之間的和平對話會有幫助。

  • 在你的學科或研究領域上,你如何為主作見證?

在伊斯蘭研究,除了穆斯林學者外,西方學界亦有非穆斯林、更有相信耶穌的學者參與。由於伊斯蘭與基督教在歷史上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華人信徒在這領域上仍在起步的階段,相信主差遣我在這領域上從事教研自有祂的美意。我嘗試在學術書籍、期刊發表論文,亦將所學和觀察所得,在報刊上撰寫評論文章,希望有助大眾解讀有關伊斯蘭世界的變化和中東局勢。

  • 現在大學教授需要追求不少資助,你是如何兼顧,同時為主作見證?

學術研究需要資金資助是無可厚非,這甚至成為續約的重要條件。但對我個人而言,總覺得重拾起初的愛心是最重要的。主感動我要在伊斯蘭研究的領域鑽研、在穆斯林學人中作見證,不可本末倒置追逐研究資金。在當前著重研究的大環境下,我仍在不斷摸索如何同時兼顧研究和教學,怎樣將研究成果在教學上啟發學生、讓教學和研究相輔相成。例如我帶領學生進行實地考察、和他們分享怎樣發掘歷史檔案的心得,希望在新一代心中播下種子,日後會認真治學。其實,我也從學生身上學習,一些伊斯蘭研究議題更是從年輕學生的提問而啟發出來的。雖是教師,但我仍是一個充滿好奇心的學生,在學術上研究與學生同行,在基督裡一起學效祂。

何偉業博士帶領學生到訪伊朗什葉派聖城庫姆(Qom)進行實地考察

這條道路是神呼召何偉業博士,他亦用自身的經歷鼓勵我們要承擔神的選召。在訪問中,他多次提及自己只是一個平凡人,仍在不斷摸索、學習。然而,神就是用每個獨特亦平凡的人成就祂不平凡的心意。重點是我們要將自己獻給神,不要規限祂,神就會自然叫人明白自己如何成為別人的祝福。


下載 FES通訊 478期 (PDF)

本期文章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