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a’s World:教會多元,互為肢體的奧妙——讓基督徒群體彼此聆聽、擁抱差異 (476期)

翻譯
Mei、Gigi

回應
Leo、Harris


自從美國黑人喬治.佛洛伊德死後,越來越多人討論事件背後的種族歧視這個問題。來自南非的學生班迪尼,打從他來到英國升學,便渴望挑戰基督徒在面對不同背景的信徒時,能作個更好的聆聽者。

班迪尼雖然知道教會愛他,卻不曾感覺他們有嘗試理解他。教會往往因為害怕說錯話,而對種族議題避而不談。其中最糟糕的是教會一直提倡不分顏色種族,儘管這是出於好意,卻在侮辱BAME的身份。班迪尼作為BAME的一員,種族、膚色問題是他不可分割的一部份。他渴望教會可以變得更開放,因為除非教會願意承認並正常地探討種族議題,否則種族間的誤解仍會一直存在。

阻礙人們討論種族議題是因為恐懼——害怕那未知的、害怕衝突、害怕得罪別人。而面對這些恐懼最差勁的反應便是保持沉默。再者,這樣避而不談令人不安的議題,只會窒礙基督徒群體的蓬勃發展,因我們未曾接受挑戰以不同的視角看信仰,也阻止我們成為追求正義的領袖。倘若我們連自己教內那些被社會邊緣者的聲音也不去聆聽,又怎能為教外人發聲呢?儘管與BAME的朋友談論這些話題是困難的,開始時或像傳福音般叫人難以啟齒,但久而久之便會變得自然。

基督徒若希望引領社會走向種族、民族和解,我們可採取的其中一個起始點是在教會或院校團契聆聽來自不同背景的弟兄姊妹的故事。多元種族是由上帝所賜且能啟發我們的禮物,促使我們更了解上帝的心意;只有單一文化的教會則會錯過基督教會互為肢體的奧妙。


回應

踏入後創傷時代 ,在香港這個「創傷共同體」之中 ,首當其衝的年青人每當在基督徒群體間談及一些負面觀感和受創經歷的時候,往往不得要領:不是話題和稀泥的被淡化,便是獲贈數句勉勵經文然後草草代禱作結;有的更分別出來「被關心」⋯⋯這樣的情景屢見不鮮。「聆聽失效」對年輕的一輩造成的二次傷害,亦增加了他們離教的意欲。

他們所面對的就像上文BAME留學生班迪尼一樣:他確實在團契中感到被愛,可是基督徒刻意又帶善意的淡化——迴避談及有關種族差異的議題下,他覺得自己沒有真正被了解。

這不是指基督徒的愛虛偽膚淺,只是我們真的在聆聽「需要被聆聽者」嗎?我們了解他們嗎?無疑我們總是不自覺地對他者懷著某種定見,以為明白別人的感想,只想著可以做些什麼去幫助他們。當我們很快為事情提出方案,事情看似解決了,卻忽略了「需要被聆聽者」本身。他們所要的真的只有解決問題的兩三個辦法嗎?

其實,「聆聽者」與「解決問題者」相關但不相同。聆聽者不全然負責解決問題,更要著重的是真實的聆聽。然而真實的聆聽,在於放低自我。只有在定見之外才能真正容納、了解「被聆聽者」的意念。讓我們一同擁抱憂鬱、擁抱創傷、擁抱差異,如像耶穌基督擁抱破碎的我們一樣。我們愛,因為神先愛。誠然,說易行難,容讓我們虛心學習作別人的聆聽者。雖不能至,然心嚮往之。

譯按:BAME全名為Black, Asian, Minority ethnic,意指黑人、亞裔及其他少數族裔。

原文MAKING SPACE: How listening leads to learning from those who are different轉載自國際學生福音團契(IFES)2020年7月30日IFES Conexión,得IFES同意轉載,謹此致謝。詳情請瀏覽IFES網頁https://ifesworld.org/en/blog/


下載 FES通訊 476期 (PDF)

本期文章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