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6期 – 專題文章:閱讀文字 思考生命

鄧雪貞 副總幹事
maureen@fes.org.hk


在書業生存日趨艱難的時局,仍有作者和出版社堅持寫書和出版書籍;同時,更有書店「逆市」開業,爲的是甚麼呢?

翻看香港出版學會全民閱讀調查報告20201調查結果指出:五年來調查中實體印刷書的讀者比例一直維持六成半以上;至於沒有閱讀實體印刷書,今年佔約三成人,較去年微跌3.3%。

》實體印刷書讀者

從相關年齡分析中發現,年輕受訪者有著較高的閱讀比例(18歲以下及18-30歲的受訪者約八成人會閱讀實體印刷書,閱讀比例之後逐漸隨年齡下降,60歲以上只有46.1%。)有趣的是,在疫症期間,18歲以下的受訪者表示其閱讀時間的比例增加近四成,是所有年齡層中最高。

新書分享會「擱淺的香港,失語的香港人」——《秋鯨擱淺》新書對談

》沒有閱讀實體書習慣者

問及過去一年沒有閱讀實體書習慣的受訪者不閱讀的原因,結果發現其中36.5%表示「一向都沒有閱讀印刷書籍的習慣」。而「一向沒有閱讀習慣」仍然是沒有閱讀的主因。

》網上閱讀

九成以上受訪者會使用社交媒體或網上討論區瀏覽資訊。至於上網目的,40.6%表示主要為了閱讀新聞,28.0%表示主要是為觀看圖片資訊或短片。

若一本書同時有電子本和印刷本,人們會怎樣選擇?28.9%的受訪者會選電子本,56.1%則選印刷本。

》年輕一代不再看(實體)書?

這調查結果讓我發現,「年輕一代」並不是不看書,反而年紀愈大,愈因「世務纏身」而無暇或放棄閱讀。沒有閱讀實體書習慣的受訪者中,有三成半以上不閱讀的原因是「一向都無閱讀印刷書籍嘅習慣」,所以我相信刻意培育閱讀的習慣是有意義的。

至於電子閱讀和印刷書的閱讀,兩者閱讀的目的和習慣不盡相同——電子閱讀是以社交及接收資訊為主;而最受讀者歡迎的實體印刷書類,首選是文學小說,其次是人文歷史時事政治類。實體印刷書的閱讀,在我看來是求讀者為心靈留空間,以進入作品(的寫作時空),或是享受其中,或是沉澱思考;讓思緒迴盪、叫視野擴張。

FES的學生福音工作,一向不主張學生速食生命課題、或安於獲取信仰問題的標準答案。文字事工近十年來在事工聚焦的前提和資源限制下,出版書目和印量明顯減少,但透過文字閱讀培養學生思考的習慣、批判的能力,卻從未停止。

前線團隊參與中神延伸課程「生命工程:青少年成長發展與牧養」,課堂中設有書攤。

》閱讀群體

團契部同工不時帶領學生及畢業生讀書組;文字部同工則在學校及堂會擺設書攤;福音閱覽室及小息書店在Facebook專頁定期介紹好書並推出每月優惠,亦舉辦說書活動。FES群體不斷鼓勵學生及信徒閱讀不同類別的書籍,在書海裡思索生命、在閱讀群體中尋找真道。

》出版項目

FES近年的出版方向,主要為配合校園福音事工。繼去年及今年因應聆聽運動推出「道聽圖説」及「情感詩篇」兩套聆聽卡,今年九月出版了《親愛的.道》福音冊子系列。這系列包含四本册子,每本各自回應一個提問;「然而,文章不會為問題提供一個標準答案,反而採取啟發思考的取向,陪伴、引導讀者進入思考過程,一同思考、一同掙扎。」2

作為學生福音工作的服侍群體,FES可以沒有自己的出版、沒有自己的書店,但不可以停止培育學生思考。而文字閱讀,不可或缺。

最新出版的《親愛的.道》福音冊子系列

1 香港出版學會全民閱讀調查報告2020 http://www.hkpps.org/News/2218/20200421_reading2020.pdf
2 《FES通訊475期》「閱讀生活」專欄:他們與道的距離《親愛的.道》——福音冊子系列出版概念


下載 FES通訊 476期 (PDF)

本期文章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