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4期 – 專題文章:使被擄者得釋放──於香港的教育場景

鄧雪貞 總幹事
maureen@fes.org.hk


自2015年9月新學年,已有五十多位學生輕生。而今年農曆年假後,仍持續有學生自殺。

教育局防止學生自殺委員會於2016年底發表最終報告,教育局局長指,報告指出學生自殺問題和教育制度無直接關係。

誰被擄;被誰擄

事實上,排山倒海的評估、校內和公開試,似讓學生「學會應試」先於「學會學習」;「全人發展」演變成各升學階段要求的「全方位競爭」,學生無法享受箇中樂趣,「愉快學習」只是空談。更甚是,「因『贏在起跑線』的心理,家長、學校額外安排更多補習及課外學習,擠迫學生的自由時間,嚴重影響學生身心的健康發展」1

被權力/成功的欲望擄去

最觸現時全港中學生都要讀至中六,卻只有小部分(不到20%的)高中生獲得政府資助的高等教育學位。推崇單一價值──量化的成功標準仍是我們現時的教育指標──鬥高分、鬥名次、鬥多課外活動和獎項、鬥高大學入學率⋯⋯。在現時的教育競爭場,在製造少數的「成功」者;而在他們當中,再有攀上社會頂層的。

學生的情感、個性被擄

現時的香港教育,仍是著重頭腦的知識。學生的負面情緒常被否定、被壓抑;個人常被要求鍛鍊堅強意志,但情感教育卻欠奉;因推崇單一價值,不同的關注會被視為沒意義和價值;年輕人不被容許按自己的步伐、興趣和潛能開展自己的生命;個性被埋沒⋯⋯教育集體化、標準化、人亦平面化。

學生的主體性、自主思考被擄

當學習成效跟評估、考試的標準而定奪。學校要以大學入學率向家長和社會交代,學生便會處於高競爭和高壓力的教育生態,學習過程仍是被動的。

近年,比較能培育高中生學懂思考、批判的通識科也受抨擊。這些人是害怕教育會恢復人的本相、覺醒,帶來社會變革的自覺思維與自決行動,從而威脅社會既得利益及權力操控者嗎?

使青少年得釋放

教育本該是探索和啟發人的思想和可能性,建立個人與社會生活世界間之合理關係。現時的香港教育制度有需要作出全面檢討:學校需要減少功課量,交還學生學習和成長的自主空間;並為學生提供全人教育環境。社會方面,政府需要推廣和發展多元產業,為青少年的未來增加選擇,年輕一代需要看見出路!

作主門徒的不安與盼望

作為主耶穌的門徒,我們有否覺察上主創造的世界被扭曲、人性被平面化而感心痛和不安?同時,我們能否因著從上主而來的盼望,即或體現實況的痛苦與沉重,仍可跳出框框想像變更的可能性?

在千瘡百孔的教育生態中,教會是否能繼續藉辦學、信徒能否以校園為職場和宣教場所,讓天國臨到校園,使學生得釋放、回應上主對其生命的呼召?(請繼績閱讀今期頁四特稿「專訪戴德正校長」!)

1 鄭燕祥:〈教改有效嗎?〉,明報新聞網,2017年2月18日存取,http://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0218/s00022/1487384622936


本期文章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