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福音運動的故事:FES Reconnect 60+ (456期)

記錄、整理
李奕惇 團契部資深幹事
daniel@fes.org.hk


藉著六十周年的契機,FES在5月19日舉行了Reconnect第一擊!當晚出席者令人動容的分享,節錄如下:

我在教育界服侍神時,看到每一位學生生命的寶貴,也是因為FES讓我看見承傳的重要。

前中大團契主席,70年代畢業。

FES教我要愛教會,無論教會在一個怎麼樣的狀況下,要參與其中、貢獻自己的力量。

前中大團契文書,70年代畢業。

有一位年輕朋友說,今天香港教會的領導都是在資本主義的泥土生長的。雖然我不太喜歡資本主義,但我相信Missio Dei的神學:神在歷史中工作。在我們成長的六、七十年代,在FES,也在資本主義裡工作。最重要的是,我們不要把這一套強加在新一代身上,也要邀請新一代來幫助我們處理這個問題,心意更新而變化。

60年代港大畢業生。

我受FES的影響很大,尤其是讀經。當然還有文字。在恩佩姐(蘇恩佩)身上,我看到一位文字工作者應該是怎樣的,因而影響我委身於文字工作。

前ICCF職員,前FES同工。

Reconnect 60+參加者大合照

神給我的恩典,讓我見證了三個大專團契的成立!首先是Hong Kong Technical College,然後有Hong Kong Polytechnic,後來在City U,第一個成立的學會就是城大基督徒團契,甚至比學生會還早成立!

前城大副校長。

我的好朋友、和我有好的connection的,都是FES人。透過FES,我也接觸了很多美麗的生命。

前FES總幹事太太。

曾經有段時間,我讀醫讀得很辛苦,有想過放棄。當時在一個夏令營,Ellie(劉義信,前IFES同工)就來和我談。談完之後,我很受鼓勵,就堅持下去,最後得以畢業。

1973年入讀港大醫學院,翌年於福音營信主。

每個年代都有些衰敗、不行的地方,但也有些新的苗、新的氣息,因為神在我們當中!這是最寶貴的。

70年代畢業。

參加者互動分享

我是在FES的福音營信主的!讀醫學院時,雲叔(蘇芸英,前FES同工)好疼惜我們那班同學,又常常和我們查經。

70年代入讀港大醫學院,今年再回到醫學院帶醫學生查經。

今晚首先要感謝甘Sir(甘偉基)和Professor Wong(黃肅亮),他們是我們這一代的導師。另外,提到FES,就一定少不了謙叔(陳喜謙),他對FES的影響很深,神也透過他祝福FES的群體。

前FES總幹事。

1957年,我在Middle School Rally信主!74年我回到理工(理大前身)教書,因此我和理大的老師們查經,後來也和理大的內地學生查經。

60年代畢業生。

我想在大學和中學的事奉中,我看到我需要去牧養一些年輕人。所以FES在我蒙召過程中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前港大團契副團長,70年代畢業。

當時我在讀中學,聽了她(蘇恩佩姊妹)分享見證,怎樣在鄉村學校裡教學生,傳福音給他們,見證他們生命的改變。我心想,神會不會有一天呼召我做教師呢?很奇妙,神真的呼召我做教師!

60年代ICCF,70年代TCF。

我的信仰在最初期,是看見人時只看見他的靈魂,但FES「全人福音」的概念帶我重新看到整個人的信仰⋯⋯如果不是FES開了我的竅,如果我看見人時仍只看見靈魂,那我日後整個人在神面前的委身便是一件很不同的事。

前FES總幹事。

TCF對我影響很多,影響我一生四十年的教學生涯都不忘校園裡的福音工作。

70年代TCF。

當我要總結一下我所經歷的一切時,可以說的就是,我要感謝神,因為祂給我許多的豐盛、許多的好處、許多的恩典⋯⋯是沒有想過的得著!我只能夠說,神,我感謝祢!

60年代港大畢業。


本期文章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