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認識東亞區學生福音運動 (457期)

盧家輝 大專部主任
foxlohk@fes.org.hk


在今年的EARC,同學有機會認識東亞區各個學生福音運動的情況,以下是他們的學習片段:

EARC裡最觸動我的是,一個沒有宗教自由國家的同學講述自己在國家裡正遇到的困難,基督教如何遭受逼害。她們面對的困境和作基督徒的代價是我從未想像過的,我不禁心想這位神有多大價值令她可放棄那麼多?而這位和我年紀相若的姊妹,要經歷何其多才有今天對神的信心?何解不放棄信仰,那不更活得輕鬆?與她比較,我覺得無地自容。香港擁有宗教自由,上教會、講福音我們覺得理所當然。可我又珍惜這些嗎?以溫書考試為藉口,星期日不上教會;以專注工作沒有時間為由,拒絕事奉神。我自己是否被俗世同化,忘記了不要效法這個世界?

當分享完結,我們一起禱告,但今次是我最感動的一次,我雖聽不懂周圍的人的禱告,因我們都用各自語言祈禱,但我卻感到聖徒相通,心中有無言的痛和不安,更感到強烈的無力。在眾人哭泣聲下,除神以外,我又能向誰求助?我發現真正禱告的心態是多麼純粹的,而不像向老闆求加人工的心態。事後反省自己平日的禱告,多是求神給予我有好工作和成績等,我自己這個香港人對禱告的態度遠遠不及其他國家基督徒那麼純粹,我願這畫面和教訓常存在我心底。

林應游 樹仁會計系三年級

同學們在EARC中負責香港攤位

我同房是兩名泰國大學生Taepal和Bee;我也在EARC中遇上泰國同工Wu。Taepal和Bee很願意跟我解釋泰國的事。政治方面,他們跟我解釋甚麼是紅衫軍、黃衫軍;又說到軍事政變後人民如何失去投票權利;加上泰王普密蓬於2016年去世後,接任的兒子的施政和私德卻備受批評,以上種種使得人民的政治參與變得十分被動。青少年方面,他們的困境與香港大同小異。除了生活愈來愈倚靠物質外,青少年也同樣沉迷於網絡世界和社交媒體。當心靈無法滿足又渴求親密感時,性愛是不少青少年選擇的出路。宗教方面,寺廟多數於考試前最為鼎盛,其信仰也頗有成功神學影子,青少年對待信仰的心態都是很利己,有時基督徒也無法免俗。

在泰國,基督教是少數人的信仰,因此在文化背景及社群壓力下,選擇皈依基督教是艱難的事。Wu當年決志便承受不少家人壓力,始終基督教像與泰國處境格格不入。後來Wu成為同工令其父母更為不解。父母未必是敵對基督教,而是擔憂Wu的生計前程。作為香港的基督徒實在不盡明白當中困難壓力,然而Wu的掙扎卻是把信仰有血有肉地呈現在我眼前。

是的,我和Wu、Taepal、Bee來自不同國家,語言不同;然而基督徒的身分卻超越國籍、膚色、種族,信仰則成為相通的符號,打開一道道區分你我的大門。

周厚智 浸大宗哲系四年級

EARC內的Student Concert,香港同學唱「海闊天空」及「重口味」

本期文章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