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ba’s World:教會所為何事? 從南韓與香港年輕人出走現象看教會的更新 (472期)

訪問
Harris 中大團契學生
何詮義 行政助理

整理
溫鎔欣 助理編輯
yungyan@fes.org.hk

回應
Harris


二月初,不少香港教會因為疫症需要避免人群聚集,而暫停崇拜等聚會。當港人失去參與崇拜機會的時候,南韓卻有年輕人為了保持自己的信仰,選擇不前往教會。早前,我們訪問了來自韓國的國際學生福音團契東亞區副主任金尊浩(Jongho Kim),了解南韓教會的現況。

近年來,南韓教會聚會人數一直下滑,尤其反映在年輕一代的出席率上。他說:「現在有些人稱自己為『不聚會者』(Un-churched Christian),當中包括年輕人以至三、四十歲的中年人,總人數達二百萬。他們為了避免自己因為看見教會的墮落而離開上帝,便選擇了離開教會。」

他們為何出走?當地教會深受長幼尊卑的文化影響,權力大部份集中在年長的執事和牧師身上。年輕人看見男尊女卑、領導層保守、政治人物借助教會爭取支持等問題。然而因為他們人數少,加上身為後輩需要尊重長輩的規範,意見一直不被理會。所以,他們只能處於被動狀態——選擇不停轉換教會,直至找到一間合適的教會甚或放棄聚會。

韓國基督徒學生福音團契(KIVF)成為了學生因受傷害而離開教會時的「避難所」,鼓勵學生堅持信仰。他們亦創立「日常使命」(Everyday life as ministry),發表有關在教會以外每日如何活出信仰的文章。他們更與教會保持良好關係,連結曾參與KIVF的牧者,推動教會改變。他們在如此保守的環境下,仍然堅持與年輕人、與教會同行。


跟韓國青年信徒難以提出改革的情況相比,香港的年輕信徒似乎稍見希望,除了黯然離開﹑不停轉換堂會或者「等換代」以外,尚有其他選項。這從近日牧養離堂者和媒體事工的冒起,可略見創新求變的端倪。況且,青年人未必只在單一堂會內被牧養,在參加崇拜之餘,亦有參與其他信徒群體和小組的,而校園團契僅為一例。

隨著社會矛盾升温,教會內部撕裂敲起警鐘之際,疫症亦一下子殺我們一個措手不及。世代之間需要一同面對:教會如何與弱勢同行?教會與社區有甚麼關係?在討論崇拜能否網上舉行底下,埋藏著「教會是否只是四道牆?」的疑問。然而,早在疫情肆虐之前,這些問題早已縈繞眾人心裏。有關教會的核心問題只是因著處境,而以其他問題作包裝和呈現。不同的見解,或多或少加深了教會內部的矛盾,也影響了不少人去留的決定。

應該注意的是,為何在血淚陰霾和全民口罩之下,我們依然要一同聚會?是甚麼驅使我們願意擁抱各種差異?教會在一片無望中能否仍然指向上帝,成為助人堅守信仰的力量?與韓國KIVF相同,香港FES的畢業生眾多,部份參與堂會決策,也有成為教牧。巨變當前,教會正共同經歷一個再思和實踐天國價值的契機。但願教會觀的更新能帶給我們一點啟示,去回應教會內外的處境。筆者深信這不僅是部份人的責任,而是無論在堂會架構內外,我們每人都有份於教會,且有建立更美好的教會群體的使命。


本期文章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