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0期 – 專題文章:在廿一世紀推動學生閱讀的信念之源

陳慧 閱讀推廣經理
carol@fes.org.hk

勞漢傑 助理幹事(閱讀推廣)
honkit@fes.org.hk


依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研究,人類知識更新周期不斷縮短,由十九世紀的30年,減至上世紀的5至10年,踏入廿一世紀,更進一步收減至2至3年。換言之,人類對知識的需求,愈發頻密。吸收知識最基本的途徑,自然是閱讀。

然而,當閱讀惟一目的就是吸收和增長知識,閱讀就成為了工具。任誰也難以對一件工具產生興趣,更何況是對生命和世界充滿好奇的青少年?

閱讀要有樂趣,就不能只有工具價值,而更要有內在價值(intrinsic value)。不為辦課程、主日學或聚會而閱讀,也不為上課而讀課本,甚至不為求知識而閱讀,這樣無所求才可享受閱讀本身的樂趣。知識是閱讀的結果,而不是閱讀的原因。雖然為求知識而閱讀是正常不過的,但是仍然不夠純粹,脫不開功能性,始終可以陷於一種貪婪。

若不為求知而閱讀,那麼閱讀的動機是什麼呢?閱讀是一種精神活動,人們想閱讀,不單是為了閱讀,更是想追求精神生活。人不只有動物性的欲求,更有知性、靈性上的渴求,其實閱讀就是這種渴求的展現。既然閱讀是精神活動,它便有靈修的面向:它要求人安靜,拋開分心的障礙,專注在一個對象上面。而在閱讀的過程中,人會跟作品或作者對話,在引起共鳴或拒絕中,在沉靜的思考中,人更認識自己。在這個與書本的互動過程,一個人的價值觀和世界觀會建立起來,進而影響這人的閱讀選擇,開闢一條意想不到的道路。驀然回首,人便會發現尋問人生的軌跡。

閱讀不是工作,當然是憑興趣來驅動,但新儒學的代表人物之一徐復觀的一席話令人很深刻。當他四十七、八歲回望自己四十年的閱讀經驗,他竟說自己從未讀過一部書。因為他說自己憑樂趣泛觀博覽,卻沒有在閱讀的興趣中加上一個目的,沒有在特定的範疇讀通讀熟幾部大部頭的古典,而立下學問的根基。因此,如果已有閱讀習慣和興趣的人,若加上一個想尋問的焦點來嘗試鑽研,相信他的閱讀生活會更美。為免知識叫人自高自大,閱讀時需謹記在心:閱讀是一種謙卑的表現,是對欲知的東西謙虛的求問,這種求問本質上是與驕傲對立的。

FES福音閱覽室的任務之一,就是為香港中學生選購好書,在選書理念上,我們以精選經典作品和最新出版為恆常配搭,一方面藉基督信仰的傳統建立學生的價值觀,另一方面給予他們探索未來世界的態度與能力。我們的終極使命,不只是推動青少年的閱讀興趣,建立其閱讀習慣,更希望讓他們藉著閱讀,理解世界,更新自己,在有限的生命中,認識無限的創造主,在基督裡恢復上主原來創造的美好。此外,小息書店定位為樓上文化書店,更是將這任務擴闊至不同閱讀範疇,也拓展讀者群,透過閱讀世界,拉近信徒與未信者的距離,從而一起探索受造世界和其上的生命。


本期文章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