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生活:在黑暗中閱讀──迎向那光明的呼召 (469期)

陳慧 閱讀推廣經理
carol@fes.org.hk


從六月開始,上街遊行、甚至抗爭,成了不少香港人周末指定動作,包括參加完崇拜的一眾信徒。當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也成為抗爭歌曲,不少信徒(包括筆者)不再因「政教分離」的表面字意而禁足遊行隊伍,示威口號可能比讀經金句更縈繞於心;茶餘飯後,對於這場運動所衍生的不公義,甚至「I cannot find the right word」去形容心中的百般滋味。

時勢真惡,做基督徒真難。面對掌權者的專橫和冷漠,我們不再滿足於「順服掌權者」這類片面教導;面對執法者的偏袒,肆虐冷血的暴力,我們非但說不出讚美的字句,苦毒的言語才對應最真實的感受;「光復香港、時代革命」,或許不合乎聖經教導,但香港確是我們的家,保衛家園,不是人之常情嗎?極權已然,上主對我們的呼召是甚麼?

《迎向政治的呼召》一書於2015年佔中運動之後出版,對應當時香港風起雲湧的政治局勢,嘗試梳理政治與信仰的關係,從聖經、神學及靈命培育等多個角度,探討合乎聖經的信徒角色。全書由九篇文章結集,全部由中國神學研究院老師撰寫。四年後,香港局勢在兩個月內急速下墜,文章仍然相當有對應性,有系統地引領信徒詰問:我們如何能夠在罪惡世界中見證神的真理?

哀告詩與抗爭

除了讚美和喜樂,聖經更教導我們哀哭,並以此作為抗爭的手段。張智聰博士在<抗爭有理──哀告詩的政治意義>一文開宗明義指出,詩篇的哀告詩與「抗爭」有密切的關係。

我們一般視詩人的唉哼是個人性的,以為哀哭就是獨自向上主哭訴。張博士引述舊約學者舍伯(Gerald T. Sheppard)提醒我們,所有的哀告詩都是政治性的,因為「哀告詩中提到的逼害,絕對有可能與社會中的社經結構及利益分佈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面對不公允的時代,哀告詩不但賦予了我們一套抗爭的語言,更能形塑禱誦者的身分,透過詩中「我」的角色,成為受屈者、向上主的投靠者以及心存盼望的哀告者。

更重要的是,「禱誦哀告詩,拓闊個人狹隘的心靈,將個人對現實的憤懣昇華至對群生的悲憫」。可見,哀告詩不但不會使我們落入自憐自艾的光景,更幫助我們明白他者的苦難,進一步體會不公義社會下的命運共同體。

本土抑或大公?

不少人認為,「光復香港」口號展現了強烈的本土意識,甚至必然指向狹隘的排外情緒(排拒中國大陸),這與基督信仰強調的博愛價值相容嗎?葉沛森博士藉<左右兩難──穿越本土的大公觀念>一文,分別抽絲剝繭地尋溯本土意識的起源,和大公信仰的觀念形成過程,指出兩者對人身分的建構截然不同的基礎,前者訴諸地上的政治實體,後者則只以復活主突破死亡的生命為基礎。

置身高漲的本土意識口號,我們惟一所仰賴的,必然是既濟未濟的屬靈國度,而非任何政治實體。只有抓緊大公意識,「光復香港」對信徒而言,不再是惟香港獨專的狹隘理念,而是讓更多香港人聽聞神公義和復和的福音,讓上主的光照亮黑暗之地。


FES市場部/福音閱覽室(批發及集體訂購)
地址:香港九龍青山道658號福至工業大廈7樓D室
查詢熱線:(852)2755 7711 / 2369 8513
Facebook專頁:www.facebook.com/evangelicalreadingroom
電郵:wholesale@fes.org.hk

小息書店
地址:九龍長沙灣道137-143號長利商業大廈11字樓
查詢熱線:(852)2369 2750
Facebook專頁: www.facebook.com/pausebookshop
電郵:pause@fes.org.hk
週一至五 下午3至7時.週六、日及公眾假期休息


本期文章

回到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