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聖誕禮金呼籲信

親愛的FES同行者:

主內平安!

過去數月,社會紛亂,四處(包括大學校園)均出現矛盾衝突,香港陷入極大的困局,令人非常不安和憂心。在這場社會運動中,學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而作為服侍學生及年輕信徒的機構,FES更要認定自己的位份,努力實踐上帝所託付的使命,與學生同行。社會環境越發惡劣,學生工作就越顯得重要。學生福音工作就是讓學生在這種特殊的社會環境下,認識上帝的旨意,了解自己的角色,學習在紛亂矛盾的社會中,活出信仰,與神同行。

面對香港的困局,我們或許未能為學生提供答案…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八十七期)

親愛的同行者:

最近教育界接連發生引起爭議的事件,包括小學教師被取消註冊、對港大副校長任命的質詢,不禁令人擔憂教育界正面臨史無前例的考驗和整治。若政權對教育施行監控、設置禁忌,那麼教育就不再是教育了。教育的本質必然包含一種創造性,就是在學生身上賦予一份新的意義,不論是知識或判斷力的增長、自我認識更多,甚至是更清楚自己的人生方向等。因為不信任學生有能力建立自己的觀點,令體制教育弄成這樣的(不)教育——既無法回應新一代的教育需要,亦未有給予充分及持平的空間,讓未來的主人翁適切地構想「整個社會如何走下去」。

耶穌對門徒說:「讓孩子到我這裡來,不要攔阻他們,因為上帝的國正是屬於這樣的人」(可十14)…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八十六期)

親愛的同行者:

近日留意到「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發表有關香港自由的研究報告,在這幾年間香港的評分一直下跌,反映這裡正面對極為嚴峻的情況,政治權利遭受剝削,公民自由亦受考驗。從殖民地時期以來,香港便不被視為完全自由的社會,早已獲得「部份自由」(partly free)的評級,但當民主體制不住衰退,人民的自由得不到保障,難保有一日這裡會變成一個毫不自由的地方。

相信很多人為著最近發生的兩件事情感到困擾。有政治人士因言論而被控更遭拒保釋,我們的文明社會中失去了政治寛容,竟如此嚴苛地打壓異見者的言論自由…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八十五期)

親愛的同行者:

主內平安!一個令人感到消耗過於休息的暑假又過去了,迷濛不清的新學年快將再次來臨。許多中學早已忙於為虛擬的開學作準備,大學的註冊與迎新活動也改在線上進行。面對新學年,教育界承受著外來極大的壓力,加上政治上的憂慮,普遍市民對香港教育的前境失去信心,若能選擇便已為兒女安排海外升學。我們需要切切為教師群體禱告,希望能竭力保守校園自由與互信的空間,以培育學生獨立思考、尊重生命價值為目標。

青少年工作有如撒種的工夫,即使遇著極大的困難,也要堅守下去,不可撇下不幹。這份如常忠信的耕耘,便是其「專業」的表現…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八十四期)

親愛的同行者:

還記得我在最近一次早會曾與同工分享,基督徒在世活著總要帶著一份「不能認輸」的堅持,即使活著的環境惡劣非常,我們也不能失去生存的意志和尊嚴。一生之中委實會失去很多的東西,但總不能失去盼望。正如黃嘉樑教授在《我們與(不)信的距離》中提及:「我們也活在一個不少人已經認命的時代……不少人不但接受強權轄制的事實,還過著一種依附強權的生活,甘心放棄盼望,甚至停止向上帝呼求」。讀到這句,叫我心裡不寒而慄,如今豈不是我們最需要呼求上帝的時候嗎?事實上,我們無需過份恐慌,亦不能心存僥倖,總要隨時作好準備,考驗瞬間來臨,我們就在那時的當下作出信仰的抉擇,從內心深處向上帝呼喚,祂是我們最實在的倚靠…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八十三期)

親愛的同行者:

面臨國安法即將通過,香港正進入史無前例的「新形勢」。人們紛紛出來表態,更多人則在恐懼中沉默,人人自危,連教會群體也顯得不知所措,似乎未有足夠心理準備面對「新時代」的挑戰。我最近讀到有關鐵幕下東德教會遇上的巨變,實在值得我們借鏡。二戰後,東德成立時全國共有八成人口為基督徒,七零年代跌至五成,直至八零年代末柏林圍牆倒下前夕就只剩下兩成多人。短短四十年間,東德成功地「去基督教化」。國家政策為教會帶來致命性的打擊,政府首先在五零年代成立「青年聯盟」招聚年輕人,作為唯一在教育及就業上受政府資助的官方組織,隨後便終止了教會在稅務上的權益,接著在公立學校中煞停一切宗教教育…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八十二期)

親愛的同行者:

該怎樣形容香港人現時的心情呢?像是走在一條伸手不見五指的隧道?或是墮入一個不見出口的深淵?我所認識的朋友,很多人連夜無法安寢,有些人則急忙申請續領BNO,積極考慮移民或送子女往海外升學更成為群組熱話……人心沒有安寧,生活可能即將失去保障,自由在無聲無息之間消失。這個我們所成長的地方,變得越來越陌生,甚至有點可怕。

除了發出悲嘆、怒吼,我們還能作什麼呢?我相信很多人(尤其是信徒),也會就此不斷反問自己,再而追問掌管歷史的上帝。先知以西結同樣活在顛簸流離的大時代裡…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八十一期)

親愛的同行者:

二零二零年好不容易才過了三分之一,反修例運動餘波未了,肺炎疫情趨向穩定,政治體制卻又牽起另一場風暴。香港人經歷了一幕又一幕既陌生又沮喪的情景,這種無從還抗的陌生感令人窒息,悲憤與恐懼壓在心頭。舊約一首上行之詩的作者也抵受著「邪惡的權杖」的統治(詩一二五3,呂振中譯本),身處的耶路撒冷被群山(象徵著邪惡的勢力)所圍困,耶和華卻如保護網一般包圍著祂的子民,成為他們安然居住在其中的保障(詩一二五2)。

詩人向子民發出呼喚,倚靠耶和華的人能夠站穩不被動搖(詩一二五1),願我們都不被恐懼所勝…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八十期)

親愛的同行者:

教會傳統中大齋節期是為了預備復活節的來臨,迎見那驅走黑暗、賜人新生的我主基督。正當疫情在全球肆虐、香港處於第二波社區爆發的臨界點,眼見病毒所帶來的恐慌與抵制比病毒本身蔓延得更廣的時候,我們這群天國子民所指望的是什麼呢?豈不是那位擦去一切眼淚、將一切都更新,並賜人生命泉水的主基督嗎(啟廿一4-6)?但願我們每位跟隨主的人,能夠在鄰舍中間成為「一種不讓恐懼掌控的同在,與別人分享一份在基督裡得永生的保障中自然流露出來的平安」(Mark Greene – LICC)。

病毒迅速傳播迫使各國緊急煞停原有的運作,或許這是受造界給人類的提示…

Read more

FES年度呼籲信

親愛的同行者:

這封信我很不容易才動筆寫下,香港經歷了反修例運動和武漢肺炎的煎熬,徹底地反照出管治和制度的崩壞。此刻,我在主面前不住思索:為著年輕人的未來,在當下最為迫切的工作是什麼?回想起李思敬院長在我的就職禮中,道出FES工作之任重道遠:學生福音工作為的不是現在,而是將來,是為中國及香港教會預備二十一世紀的神學思想家,是為教育界興起新一代的基督徒學者和教師,是為我們的社會孕育更多的專業信徒。

FES在六十多年來以學生為本的信念和服侍,尤其在今日香港的處境中,更顯得重要…

Read more

2020 FES 事工簡介

FES事工回望及展望

回顧2019年,香港經歷了前所未見的政治風暴,不單對教育、經濟及民生等帶來深遠影響,對教會群體及其他宗教組織亦造成極大衝擊。即使形勢更為黑暗,FES只有更認定學生福音工作的重要。當時局不在人所預測之中,我們要存著謙卑、開放的心靈去察驗上主的帶領和作為。

反送中運動至今,香港誠然走到歷史的關鍵分歧口。我們將舉辦四年一度的「末境路徒」Mission Camp 2020,藉營會中三個互為緊扣的核心元素:處境、使命、路途,盼能與參加者察驗上帝在巨變中的細微工作,與道同行於這時代的使命路途…

" href="https://fes.org.hk/?p=1830">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七十九期)

親愛的弟兄姊妹:

今個冬天不太冷,但香港人卻經歷著難以抵受的煎熬。與此同時,很多香港信徒甚為關心內地教會面對的嚴峻情勢,並在禱告中與受迫逼、同屬基督身體的肢體同行守望。自從去年六月至今年之始,香港教會尤其體會到自己不能獨善其身,長期所擁有的宗教權利與自由不是理所當然的,能持續多久也難以預料。我們是否也作好準備,隨時面對「寒冬」的來臨呢?我們既要承認不能再緬懷過去,更要學習如何堅持走下去、保持對將來的盼望。最近,我隨著十架約翰的靈修之旅學習禱告,他教會我不用懼怕黑暗:「即使我要在夜晚旅行,也只靠著信心之光去看。現在請降到我的靈魂,像一股平安之流,取走我的不安,取走我對黑暗的怕懼…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七十八期)

親愛的弟兄姊妹:

主內平安!相信大家不能懷著興奮的心情迎接今年的聖誕,這半年來的社會運動,香港人承受著史無前例的衝擊和困苦,近月的被捕人數已高於全港在囚人數,警方所使用的催淚彈已超過一萬枚,自殺及屍體發現個案數字為五年同期的新高。無論局勢怎樣發展下去,香港人亦正在面對另一場心理危機,尤其是不少人因為遇到令人震驚的經歷而出現創傷後遺症的徵狀。我想到舊約中詩人的體會(詩一三九 11-12):黑暗無情地打擊我,但對上主而言,黑暗絕非如此黑暗(the darkness is not dark to you)。初期教會慶祝聖誕時,一直以「真光來臨」為主題,就是那驅走黑暗的光進入人間。今天,我們仰賴那道成肉身的主,願在黑暗裡看見光明,重拾盼望,因為黑暗和光明在祂看來都是一樣(詩一三九12下)…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