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S家書(一百九十三期)

親愛的同行者:

電影「戰雲密報」講述尼克遜總統就「五角大樓文件案」隱瞞越戰真相,引用聯邦法禁制《約紐時報》刊登文件。戲中一句經典台詞:「捍衛新聞自由的唯一方法就是出版新聞」,道出新聞自由是何等脆弱,沒有任何保障,只能努力地持守。在香港有新聞工作者如常地出版和印售報紙,來證明和珍視自己所擁護的東西,成全一些變得不可能的任務…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九十二期)

親愛的同行者:

近日留意到梁凌杰的死因研訊,陪審團最終裁定梁先生死於不幸,裁判官亦指案件應盡快開展研訊,釋除公眾疑慮。很多香港人仍然記得他穿著雨衣的身影,遺體修復師伍桂麟先生領受了「生死教育」的使命,主動協助修復死者的面容,藉此減輕父母喪子之悲痛,也願能修復部份社會傷痕。在噤若寒蟬的大氣壓下,相信香港仍有許多「一直還在堅持的人」…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九十一期)

親愛的同行者:

最近有調查顯示,今年DSE考生的壓力創常規調查新高,除了因疫症影響課堂和學習安排之外,他們更感擔心和憂慮的是「往後出路」。我能體會到,年輕人帶著或悲觀或沉重的心情面對未來的升學,眼見香港教育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對自己的前途一片茫然。FES為這群莘莘學子撰寫禱文,求上主引導,盼望亦成為您的禱告:

〈為應屆DSE同學祈禱〉…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九十期)

親愛的同行者:

主內平安!不得不承認,我們已經進入一個苦難時代,首要是誠實面對自己的內心世界,除此之外,我們仍然要問自己(和上帝):怎樣的人生才是值得、活出真我?究竟哪一種外顯形態的人生才是真正的我?社會上流行的價值和規範,或是個人在其中的角色,築起人的自我意識,但有時反倒成為自我的束縛,執著不放。耶穌道出人生的弔詭性:「找到生命的,要喪失生命;為我喪失生命的,要找到生命」(太十 39)…

Read more

FES年度呼籲信

親愛的同行者:

新年平安!相信在今年拜年時,親人或朋友間必然談及移居的課題,為著子女升學前途,或為了個人自由權利,一切從頭開始,奔向同樣沒有把握的未來,本來就是極不容易的決定。有人則按乎召命或信念選擇留下,盡力做好手上的工作,但如何避免因現實的恐懼而導致進退失據?同樣是一個關乎未來的問題,我們要確信未來已在上主的掌管之中,未來不是現在的延展,上主做成的新事是歷史走向的關鍵。

我們今天為主的國度所作的絕非徒然,尤其是栽培年輕人或關顧小子的工夫…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八十九期)

親愛的同行者:

最近聽到林鴻信教授這麼說:每個世紀二十年代相當於人生的青年時期,是「最具影響力的精彩燦爛時期」。號稱「哲學黃金十年」的上世紀二十年代,多位歐洲文化思想的哲學和神學大師嶄露頭角,為危機密佈的世界提供塑造未來的藍圖。今天,我們活在2021年之始,尤其是身處世界樞紐的香港,又該怎樣迎接這十年時光呢?

在現實與理想之間,交織著或悲觀或樂觀的想像…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八十八期)

親愛的同行者:

在憂戚不樂的聖誕節期,在這片土地上,願平安歸予各人。過去一年多,香港飽歷厄困,在疫症及刑法下,很多生命因而受創,要孤獨地面對苦難,為至親的人掛肚牽腸。人本是活在關係之中,與別人失去聯繫,或被隔絕於人群,所承受的煎熬不只是肉體上的苦楚,更難受是意志的消磨、意義的失落。我們要切切為落在如斯光境的人禱告,願一份信任與關懷、一個溫暖的微笑,能傳送到隔離者的生命中。上主的平安與恩惠真實地與人同在…

Read more

2020聖誕禮金呼籲信

親愛的FES同行者:

主內平安!

過去數月,社會紛亂,四處(包括大學校園)均出現矛盾衝突,香港陷入極大的困局,令人非常不安和憂心。在這場社會運動中,學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而作為服侍學生及年輕信徒的機構,FES更要認定自己的位份,努力實踐上帝所託付的使命,與學生同行。社會環境越發惡劣,學生工作就越顯得重要。學生福音工作就是讓學生在這種特殊的社會環境下,認識上帝的旨意,了解自己的角色,學習在紛亂矛盾的社會中,活出信仰,與神同行…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八十七期)

親愛的同行者:

最近教育界接連發生引起爭議的事件,包括小學教師被取消註冊、對港大副校長任命的質詢,不禁令人擔憂教育界正面臨史無前例的考驗和整治。若政權對教育施行監控、設置禁忌,那麼教育就不再是教育了。教育的本質必然包含一種創造性,就是在學生身上賦予一份新的意義,不論是知識或判斷力的增長、自我認識更多,甚至是更清楚自己的人生方向等。因為不信任學生有能力建立自己的觀點,令體制教育弄成這樣的(不)教育——既無法回應新一代的教育需要,亦未有給予充分及持平的空間,讓未來的主人翁適切地構想「整個社會如何走下去」…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八十六期)

親愛的同行者:

近日留意到「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發表有關香港自由的研究報告,在這幾年間香港的評分一直下跌,反映這裡正面對極為嚴峻的情況,政治權利遭受剝削,公民自由亦受考驗。從殖民地時期以來,香港便不被視為完全自由的社會,早已獲得「部份自由」(partly free)的評級,但當民主體制不住衰退,人民的自由得不到保障,難保有一日這裡會變成一個毫不自由的地方。

相信很多人為著最近發生的兩件事情感到困擾。有政治人士因言論而被控更遭拒保釋,我們的文明社會中失去了政治寛容,竟如此嚴苛地打壓異見者的言論自由…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八十五期)

親愛的同行者:

主內平安!一個令人感到消耗過於休息的暑假又過去了,迷濛不清的新學年快將再次來臨。許多中學早已忙於為虛擬的開學作準備,大學的註冊與迎新活動也改在線上進行。面對新學年,教育界承受著外來極大的壓力,加上政治上的憂慮,普遍市民對香港教育的前境失去信心,若能選擇便已為兒女安排海外升學。我們需要切切為教師群體禱告,希望能竭力保守校園自由與互信的空間,以培育學生獨立思考、尊重生命價值為目標。

青少年工作有如撒種的工夫,即使遇著極大的困難,也要堅守下去,不可撇下不幹。這份如常忠信的耕耘,便是其「專業」的表現…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八十四期)

親愛的同行者:

還記得我在最近一次早會曾與同工分享,基督徒在世活著總要帶著一份「不能認輸」的堅持,即使活著的環境惡劣非常,我們也不能失去生存的意志和尊嚴。一生之中委實會失去很多的東西,但總不能失去盼望。正如黃嘉樑教授在《我們與(不)信的距離》中提及:「我們也活在一個不少人已經認命的時代……不少人不但接受強權轄制的事實,還過著一種依附強權的生活,甘心放棄盼望,甚至停止向上帝呼求」。讀到這句,叫我心裡不寒而慄,如今豈不是我們最需要呼求上帝的時候嗎?事實上,我們無需過份恐慌,亦不能心存僥倖,總要隨時作好準備,考驗瞬間來臨,我們就在那時的當下作出信仰的抉擇,從內心深處向上帝呼喚,祂是我們最實在的倚靠…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