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S家書(一百九十五期)

親愛的同行者:

這幾個月來,香港的變化實在叫人吃不消,眼見一個又一個的社會組織宣布停運或解散,有的是會員以萬計的老牌工會,也有小至幾十人的民間組織,令人感慨非常。幾十年來,香港是很多人安居樂業的家,如今卻被焦慮和惶恐籠罩,未來充滿未知的風險,安樂的家頓成折騰的家,離家或許也是一種解脫。人不能完全沒有自我,與別人和土地結連,這才活出意義來。猶太心理學家弗蘭克(Viktor Frankl)在其名著《活出意義來》指出,只有人生意義而非快樂感覺,才能令我們抵禦痛感活過來,從內在找到行動的力量…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九十四期)

親愛的同行者:

香港經歷了一浪又一浪的情感創傷,過去因著社會帶來的傷痛還未被撫平之際,如今卻要面對離鄉道別之痛,在沉重之中開展人生不知道的另一頁。與此同時,我們仍然看見很多人繼續珍惜並留守此地,為著心中的信念,站穩自己崗位,為真理和真相作見證,令人極為欽佩,願主格外看顧和保護各人…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九十三期)

親愛的同行者:

電影「戰雲密報」講述尼克遜總統就「五角大樓文件案」隱瞞越戰真相,引用聯邦法禁制《約紐時報》刊登文件。戲中一句經典台詞:「捍衛新聞自由的唯一方法就是出版新聞」,道出新聞自由是何等脆弱,沒有任何保障,只能努力地持守。在香港有新聞工作者如常地出版和印售報紙,來證明和珍視自己所擁護的東西,成全一些變得不可能的任務…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