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S家書(一百八十六期)

親愛的同行者:

近日留意到「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發表有關香港自由的研究報告,在這幾年間香港的評分一直下跌,反映這裡正面對極為嚴峻的情況,政治權利遭受剝削,公民自由亦受考驗。從殖民地時期以來,香港便不被視為完全自由的社會,早已獲得「部份自由」(partly free)的評級,但當民主體制不住衰退,人民的自由得不到保障,難保有一日這裡會變成一個毫不自由的地方。

相信很多人為著最近發生的兩件事情感到困擾。有政治人士因言論而被控更遭拒保釋,我們的文明社會中失去了政治寛容,竟如此嚴苛地打壓異見者的言論自由。另外,很多香港人非常掛心仍然扣留內地的十二位青年,家屬促請政府回應他們的訴求,確保被拘留者得到人權的保障。在缺乏認受性及信任之下,政府的種種對策成效備受質疑…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八十五期)

親愛的同行者:

主內平安!一個令人感到消耗過於休息的暑假又過去了,迷濛不清的新學年快將再次來臨。許多中學早已忙於為虛擬的開學作準備,大學的註冊與迎新活動也改在線上進行。面對新學年,教育界承受著外來極大的壓力,加上政治上的憂慮,普遍市民對香港教育的前境失去信心,若能選擇便已為兒女安排海外升學。我們需要切切為教師群體禱告,希望能竭力保守校園自由與互信的空間,以培育學生獨立思考、尊重生命價值為目標。

青少年工作有如撒種的工夫,即使遇著極大的困難,也要堅守下去,不可撇下不幹。這份如常忠信的耕耘,便是其「專業」的表現。我們撒了種,惟有上帝使生命成長(林前三6)。因此,我們的指望在乎上帝隱密而實在的作為。形勢越險惡,栽種的需求越大,我們應無懼地甚至更盡力完成手上受託的工…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八十四期)

親愛的同行者:

還記得我在最近一次早會曾與同工分享,基督徒在世活著總要帶著一份「不能認輸」的堅持,即使活著的環境惡劣非常,我們也不能失去生存的意志和尊嚴。一生之中委實會失去很多的東西,但總不能失去盼望。正如黃嘉樑教授在《我們與(不)信的距離》中提及:「我們也活在一個不少人已經認命的時代……不少人不但接受強權轄制的事實,還過著一種依附強權的生活,甘心放棄盼望,甚至停止向上帝呼求」。讀到這句,叫我心裡不寒而慄,如今豈不是我們最需要呼求上帝的時候嗎?事實上,我們無需過份恐慌,亦不能心存僥倖,總要隨時作好準備,考驗瞬間來臨,我們就在那時的當下作出信仰的抉擇,從內心深處向上帝呼喚,祂是我們最實在的倚靠…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八十三期)

親愛的同行者:

面臨國安法即將通過,香港正進入史無前例的「新形勢」。人們紛紛出來表態,更多人則在恐懼中沉默,人人自危,連教會群體也顯得不知所措,似乎未有足夠心理準備面對「新時代」的挑戰。我最近讀到有關鐵幕下東德教會遇上的巨變,實在值得我們借鏡。二戰後,東德成立時全國共有八成人口為基督徒,七零年代跌至五成,直至八零年代末柏林圍牆倒下前夕就只剩下兩成多人。短短四十年間,東德成功地「去基督教化」。國家政策為教會帶來致命性的打擊,政府首先在五零年代成立「青年聯盟」招聚年輕人,作為唯一在教育及就業上受政府資助的官方組織,隨後便終止了教會在稅務上的權益,接著在公立學校中煞停一切宗教教育…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八十二期)

親愛的同行者:

該怎樣形容香港人現時的心情呢?像是走在一條伸手不見五指的隧道?或是墮入一個不見出口的深淵?我所認識的朋友,很多人連夜無法安寢,有些人則急忙申請續領BNO,積極考慮移民或送子女往海外升學更成為群組熱話……人心沒有安寧,生活可能即將失去保障,自由在無聲無息之間消失。這個我們所成長的地方,變得越來越陌生,甚至有點可怕。

除了發出悲嘆、怒吼,我們還能作什麼呢?我相信很多人(尤其是信徒),也會就此不斷反問自己,再而追問掌管歷史的上帝。先知以西結同樣活在顛簸流離的大時代裡,他自小成長於祭司家庭,接受裝備,理所當然地預備將一生投放在聖殿的職務上,卻因時代的巨變而「被改變」他的召命…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八十一期)

親愛的同行者:

二零二零年好不容易才過了三分之一,反修例運動餘波未了,肺炎疫情趨向穩定,政治體制卻又牽起另一場風暴。香港人經歷了一幕又一幕既陌生又沮喪的情景,這種無從還抗的陌生感令人窒息,悲憤與恐懼壓在心頭。舊約一首上行之詩的作者也抵受著「邪惡的權杖」的統治(詩一二五3,呂振中譯本),身處的耶路撒冷被群山(象徵著邪惡的勢力)所圍困,耶和華卻如保護網一般包圍著祂的子民,成為他們安然居住在其中的保障(詩一二五2)。

詩人向子民發出呼喚,倚靠耶和華的人能夠站穩不被動搖(詩一二五1),願我們都不被恐懼所勝。很多時候,那份恐懼感比起現實更為可怕,當我們認清並看穿恐懼的真相,便有勇氣能面對現實的改變,細察上帝在歷史中的作為…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八十期)

親愛的同行者:

教會傳統中大齋節期是為了預備復活節的來臨,迎見那驅走黑暗、賜人新生的我主基督。正當疫情在全球肆虐、香港處於第二波社區爆發的臨界點,眼見病毒所帶來的恐慌與抵制比病毒本身蔓延得更廣的時候,我們這群天國子民所指望的是什麼呢?豈不是那位擦去一切眼淚、將一切都更新,並賜人生命泉水的主基督嗎(啟廿一4-6)?但願我們每位跟隨主的人,能夠在鄰舍中間成為「一種不讓恐懼掌控的同在,與別人分享一份在基督裡得永生的保障中自然流露出來的平安」(Mark Greene – LICC)。

病毒迅速傳播迫使各國緊急煞停原有的運作,或許這是受造界給人類的提示…

Read more

FES年度呼籲信

親愛的同行者:

這封信我很不容易才動筆寫下,香港經歷了反修例運動和武漢肺炎的煎熬,徹底地反照出管治和制度的崩壞。此刻,我在主面前不住思索:為著年輕人的未來,在當下最為迫切的工作是什麼?回想起李思敬院長在我的就職禮中,道出FES工作之任重道遠:學生福音工作為的不是現在,而是將來,是為中國及香港教會預備二十一世紀的神學思想家,是為教育界興起新一代的基督徒學者和教師,是為我們的社會孕育更多的專業信徒。

FES在六十多年來以學生為本的信念和服侍,尤其在今日香港的處境中,更顯得重要。在漫長的重建之路上,我們要更盡心盡力,陪伴年輕人成長、事奉,站立得穩,並深信上主的信實慈愛,建立這一代,成為上主喜悅的用人…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七十九期)

親愛的弟兄姊妹:

今個冬天不太冷,但香港人卻經歷著難以抵受的煎熬。與此同時,很多香港信徒甚為關心內地教會面對的嚴峻情勢,並在禱告中與受迫逼、同屬基督身體的肢體同行守望。自從去年六月至今年之始,香港教會尤其體會到自己不能獨善其身,長期所擁有的宗教權利與自由不是理所當然的,能持續多久也難以預料。我們是否也作好準備,隨時面對「寒冬」的來臨呢?我們既要承認不能再緬懷過去,更要學習如何堅持走下去、保持對將來的盼望。最近,我隨著十架約翰的靈修之旅學習禱告,他教會我不用懼怕黑暗:「即使我要在夜晚旅行,也只靠著信心之光去看。現在請降到我的靈魂,像一股平安之流,取走我的不安,取走我對黑暗的怕懼…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七十八期)

親愛的弟兄姊妹:

主內平安!相信大家不能懷著興奮的心情迎接今年的聖誕,這半年來的社會運動,香港人承受著史無前例的衝擊和困苦,近月的被捕人數已高於全港在囚人數,警方所使用的催淚彈已超過一萬枚,自殺及屍體發現個案數字為五年同期的新高。無論局勢怎樣發展下去,香港人亦正在面對另一場心理危機,尤其是不少人因為遇到令人震驚的經歷而出現創傷後遺症的徵狀。我想到舊約中詩人的體會(詩一三九 11-12):黑暗無情地打擊我,但對上主而言,黑暗絕非如此黑暗(the darkness is not dark to you)。初期教會慶祝聖誕時,一直以「真光來臨」為主題,就是那驅走黑暗的光進入人間。今天,我們仰賴那道成肉身的主,願在黑暗裡看見光明,重拾盼望,因為黑暗和光明在祂看來都是一樣(詩一三九12下)…

Read more

2019聖誕禮金呼籲信

親愛的FES同行者:

主內平安!

過去數月,社會紛亂,四處(包括大學校園)均出現矛盾衝突,香港陷入極大的困局,令人非常不安和憂心。在這場社會運動中,學生扮演著重要的角色,而作為服侍學生及年輕信徒的機構,FES更要認定自己的位份,努力實踐上帝所託付的使命,與學生同行。社會環境越發惡劣,學生工作就越顯得重要。學生福音工作就是讓學生在這種特殊的社會環境下,認識上帝的旨意,了解自己的角色,學習在紛亂矛盾的社會中,活出信仰,與神同行。

面對香港的困局,我們或許未能為學生提供答案,但是我們與他們一起掙扎,一齊面對困惑,一同尋找公義、思考信仰…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七十七期)

親愛的弟兄姊妹:

面對香港今天的困局,相信每個香港人都希望盡快看見出路,希望公義早日彰顯,希望獨立調查委員會能夠成立,希望區議會選舉公平公正地進行,希望所照顧的家人健康不受影響,希望學界賽事如常繼續舉行,希望心底話得以被聆聽⋯⋯但是,理想與現實仍有一段頗大的距離。作為信仰群體,我們怎樣堅持下去,繼續為信仰作見證呢?我們要按著上主的價值和形象看待人,要常存盼望在世界裡作和平之子,要帶著主的憐憫與受苦的人分擔悲痛。「凡等候你的必不羞愧;惟有那無故行奸詐的必要羞愧」(詩廿五3)。

在這段風雨飄搖的日子,FES群體懷著極為不捨的心情,與第一任總幹事陳喜謙牧師告別…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七十六期)

親愛的弟兄姊妹:

反修例運動至今三個多月仍然未有平息的跡象,大家承受著很大的創傷和悲痛。每當看到一次又一次的權力放大,或是聽到越來越不合乎事實的解說,只會令人感到更深的怨忿和無奈。此時此景,我呼求上帝保守每個香港人不被仇恨和黑暗吞噬,仍能保持良善、追求公理,但在如此局勢之中談何容易呢?我在一次默想十架上為世人受苦的基督時,強烈地感受到罪惡勢力的強大,甚至連上帝的兒子也要除掉。若沒有上帝勝過死亡權勢的力量,我們怎能站立得住呢?願上帝向我們親自顯明自己。

最近讀到程介明教授撰寫有關教育的文章,其中很深刻的是他提到對話的本意:「對話的關鍵是『共呼吸』…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七十五期)

親愛的弟兄姊妹:

兩星期前,我帶著沉重的心情參加東亞區畢業生會議(EAGC),今年大會以「復和」為主題。對於正在經歷密集創傷的香港人而言,這看來有點「離地」,面對黑暗勢力不斷肆虐,內心情緒已到達臨界點,任何迴避真相的解釋都顯得不合理,言不入耳。心裡存疑之際,大會講員賴斯(Chris Rice)卻提醒了我,復和之旅始於向上帝發出哀哭的呼號(lament)。

福音故事的序幕是伯利恆城並四境所有兩歲以下的男嬰盡被殺掉,「在拉瑪聽見號咷大哭的聲音,是拉結哭她兒女,不肯受安慰,因為他們都不在了」(太二 18)。福音揭露出人性極盡頑梗,及其帶來的破壞。面對極深的傷害,哀哭的人不肯受安慰,拒絕輕率的解說…

Read more

FES家書(一百七十四期)

親愛的弟兄姊妹:

7.21元朗白衣人襲擊事件後,香港人陷進了極為不安、恐懼和憤怒的生活狀態,由反修例運動演變至今,不斷揭露香港特區政府管治的失序和失控,覆水難收。政府對民意的極度傲慢態度,不但與人民的距離越拉越遠,更不斷激發更多的團體(包括公務員)明言與政府「割蓆」。若政府仍不臨危勒馬,當機立斷回應大眾的訴求,只會對香港造成更大更深的撕裂和傷害。

沒有開放、謙卑和聆聽的心,怎能與我們的年輕一代同行呢?最近讀到王少勇牧師在示威現場接觸青年人的體會…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