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前線:光州民運歷史之旅 (457期)

盧家輝 大專部主任
foxlohk@fes.org.hk


今年EARC開始前,我們探訪了南韓光州等地,認識1980年光州事件、南韓民主運動歷史與及基督徒在當中的掙扎,以下是參加是次活動的學生的反思:

韓國KIVF同工Rev Park分享光州民運

人人生而平等自由,現實卻是充滿枷鎖。遠在三十多年前的光州,人們奮起掙脫枷鎖,爭取自由民主:這段歷史給予我們新的眼光,看待抗爭、傳承、公義。我們感受到光州人非常重視1980年的民主運動。市中心舊市政廳依然能看見當年軍隊圍攻市民時遺留的彈孔;市政廳旁有5.18民主運動紀念館,幾條街外還有關於光州民主運動檔案館;在光州市郊,他們還爭取了光州事件的烈士墓園。

身為香港人,走過一個一個代表光州歷史的建築,有一句話多次浮現在腦海:「人與極權的鬥爭,是記憶與遺忘的鬥爭。」光州人努力保衛這些記憶,不僅在於呈現歷史的硬件,更是把對真相、正義的堅持傳承下去。這種堅持成為光州人,以至韓國人反抗專政與不公義的動力,這至今仍推動韓國的政治更新。反觀香港,真的自慚形穢──我們好像逐漸放下雨傘運動的一切,沒有堅持這屬於香港人的記憶。

在這個旅程後,我更明白真實面對歷史與保存記憶的重要。沒有真實面對歷史,就是跳過「罪」與「被罪」的複雜關係,這甚至會影響我們傳講的福音的深度。上帝的公義並不是抹去歷史的,而是對這一切作公義的審判;上帝不是高喊「打和」的獎門人,而是帶來真正的復和。

霍漢橋 中大政治與行政學系三年級

參觀5.18民主運動紀念館

我們參觀了光州民主運動最標誌性的一些地方,我印象最深刻的是UNESCO資料庫。那裡保存了有關民主運動的珍貴文物,包括報章、死傷者遺物和一些事後披露的文件。資料庫的入口放置了一幅巨大的玻璃,當年駁火造成的彈孔仍清晰可見。雖然文物不會說話,但它們卻把我們帶回了它們所屬於的時代。透過展覽的文物,一幕一幕當時民主運動中的畫面就浮現在我們眼前。

光州之旅給我最大的反思,是來自於光州市民對民主前仆後繼的精神。面對獨裁軍政府的絕對武力,光州民眾並沒有因此而屈服。在坦克和槍炮面前,他們毫不畏懼地為民主獻上了自己的生命。我不禁問自己,香港人能夠爭取民主到甚麼地步?這樣說並不是指一定要為民主而犧牲才算是「認真地追求民主」,而是我們到底有多想要民主。究竟是民主本身有甚麼值得我們追求的地方,或是我們只是當民主是一種工具來改善我們的生活?每個人的答案也許有所不同,但光州民眾提醒我們,如果你找到了心中認為值得持守的價值,那麼你問的問題不應是「這樣做有沒有用?」,而是「我應不應該這樣做?」。

吳樹鏗 嶺大歷史系三年級

參觀光州事件紀念園

本期文章

回到首頁